菜單/MENU

2020-04-29
無紡布企業:無紡布價格上漲,不是“好事”
無紡布又稱不織布,是由定向或隨機的纖維而構成,因具有布的外觀和某些性能而稱其為布,本身它的制造有許多生產工藝,包括紡粘法、熔噴法、水刺法,熔噴布便是無紡布的其中一種。一般而言,醫療口罩采用多層結構,兩側為單層的紡粘無紡布,中間為單層或多層的熔噴無紡布,即熔噴布。
 
因境外疫情的發展,熔噴無紡布需求持續增長,紡粘無紡布需求也與日劇增。華昊無紡布副總經理林友快告訴記者,目前市場炒賣無紡布非常厲害,短短10天時間,無紡布的價格已從原來的每噸10000多元上漲到每噸10多萬元。
 
無紡布價格上漲,生產無紡布的企業本應樂見其成,但林友快卻表示這對他們而言并不是“好事”。林友快說,上下游之間是相互影響的,市場上對無紡布的炒貨現像直接帶動了上游原材料聚丙烯的價格飆漲,而原材料價格上漲后,進一步導致公司對外采購變得非常困難。
 
“公司可能會虧錢”、“有損失”,這一說法又是從何談起?
 
林友快解釋,目前公司無紡布的原料儲備只有1000多噸,缺口還有幾百噸,這幾天還會陸續補一些原料。但原料儲備讓他很頭痛,現在聚丙烯價格飆漲得很快,已經覆蓋不到之前的低價訂單,預計將造成不少損失,至于具體損失到底有多少,取決于后面原料補進來的成本。
 
據悉,此前聚丙烯市場價格為6000多元/噸,近期已漲到了14000多元/噸,有段時間一度漲到過30000多元/噸。原料聚丙烯價格的瘋漲讓無紡布企業非常為難,因為現有的原料用完后,如果按照此前客戶的低價訂單價格再去進原料,原料價格又已漲到那么貴,林友快說,虧損是必然的。
 
所以造成了無紡布廠接新訂單的能力變得越來越弱,也因此導致很多口罩廠訂不到無紡布。“現在整個局面就變得非常被動”。
 
聚丙烯價格走高的背后
 
目前的無紡布供需市場有些不理性,而原料聚丙烯的市場價格大漲,也有企業超生產用量囤貨和流通渠道趁勢漲價的因素。
 
 
據記者了解,用于無紡布生產最主要的原材料為聚丙烯(占63%),其次為聚酯(占23%)、粘膠纖維(占8%)。隆眾資訊分析師于偉告訴記者,四月上半旬,聚丙烯達到日漲近萬元的瘋狂程度,諸多業內人士驚呼“從未見過這樣的行情”。
 
中宇資訊分析師楊娟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一季度國內聚丙烯市場受疫情以及國際原油暴跌影響跌勢整體重心下滑,但行至3月底受口罩需求激增影響國內纖維料炒漲,纖維料價格從9000元/噸炒漲至2-3萬元/噸,進一步帶動整個聚丙烯市場重心走高近2000元/噸。
 
在金聯創化工分析師李莉看來,聚丙烯價格走高還有一部分原因是,早前部分中小企業受利潤推動,通過不規范方式使用普通纖維原料大量生產不合規口罩,從而帶動原料聚丙烯纖維價格炒高,而受高額的利潤驅使,中間商對炒作趨之若鶩,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尋找資源,進一步加重了市場炒作的情緒。
 
拿紙尿褲來說,因為無紡布被口罩等大量占用,許多紙尿褲企業有錢也買不到,少數紙尿褲企業即使能買到材料,生產出來的成品也是虧本,許多紙尿褲品牌不得不宣布停工、停產,漲價的更是普遍。“現在,無紡布的企業都供應給了口罩生產商,所以造成了紙尿褲企業面臨生產困難。”有業內人士這樣解釋道。
 
楊娟坦言,聚丙烯這波猛漲行情確實影響到了下游日用品企業,一些無紡布、紙尿褲、尿不濕的廠家利潤遭到壓縮,很多盈利不堪的企業要么停工,要么只能降負荷。
 
但紙尿褲的現狀只是此輪連鎖反應中的冰山一角。據記者了解,聚丙烯最大的下游行業是塑編,占比達到30%以上,且具有較強的剛需。于偉告訴記者,塑編工廠訂單從簽訂到交貨,平均用時為半個月左右,現在的訂單,多為低價區間內時簽訂的,但短短三天時間原料上漲較大,塑編廠虧損已是事實。
 
截至目前,市場已經逐步在恢復理性。
 
中宇數據監測:7天內纖維料自16000元/噸的高價跌至7300元/噸。“相信政府從源頭監管上漲,價格泡沫將逐步降溫,市場回歸理性。同時也能保證有符合質量標準的可靠口罩供應國內外市場,杜絕因高利潤引發的以次充好。”李莉對此表示。
 
林友快希望,原料市場和無紡布市場都能盡快回到正常軌道上來,否則商機過后很可能就演變成危機。
 
“這兩天原料價格已經有所降溫了,后續是不是無紡布價格也能有所回落,如果能夠一起降溫的話,那就最好了。”林友快說,如果無紡布價格不回落,最終還是會傳導到上游。不過,他也清楚,可能要等到海外疫情平穩后,口罩需求下來了,沒有炒作空間了,市場才能恢復到從前的樣子。
 
文章來自每日綜合新聞,如侵權請聯系刪除
推薦閱讀
信誉度高的棋牌游戏 东京2分彩是真的吗 3U百家乐娱乐城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今天 云南快乐10分中奖规则金额 内蒙古快三遗漏一定牛手机 2012上证指数数据 山西快乐10分官网 足彩玩法规则详解 比较好的股票配资公司 甘肃11选5最稳定的玩法